博彩通推薦的博彩網站均為持有正規牌照的頂級國際博彩公司,請博友玩家放心選擇。
188金寶博 - 每月超過10000場高賠率賽事 鴻運國際娛樂城

NBA賭神傳奇:投注NBA年收入幾百萬美元

能在體育博彩界叱吒風雲,賺得盆滿缽滿的人少之又少。當然其中也不乏“賭神”,所謂自助者天助之,這些博彩盈利者除了運氣好以外,當然會有自己的獨門秘笈。美國人哈瑞拉波斯-佛加瑞斯(Haralabos Voulgaris)就是個很好的例子,他靠投注NBA年收入400萬美元。

188金寶博 - 高賠率快樂彩

年收入400萬美元不成問題!

佛加瑞斯是美國知名的“賭神”,每年11月到第二年6月,他每晚都會觀看NBA比賽,每次5場,分別用5台電視機同時播放。2013年,他在接受ESPN專訪時表示,年景好的時候,賺上300萬、400萬美元不成問題;即便是年景差之時,年收入也能達100萬美元!佛加瑞斯並不是依靠內幕消息或其他“小伎倆”下注,他並不一味的追求不同的預測模型,而是將自己掌握的統計學知識和籃球知識相結合,並理清這些資料之間的重要關聯,當然還有下注時的膽大和心細。不過這些對於普通人來說,恐怕很難在短時領會佛加瑞斯的投注秘笈。

他逆勢買湖人奪冠一戰成名!

佛加瑞斯成名之作是在2000年NBA賽季之初,他將打工賺的8萬美元全部下注洛杉磯湖人隊獲得總冠軍。儘管這支球隊聲名赫赫,也是冠軍的有力爭奪者之一,但當時媒體和大多數球迷並不相信他們能奪冠。科比[^&微#$博^&]手腕受傷、西部強手如雲,更糟糕的是上賽季湖人隊上也沒能達到預期水準。常規賽才打過七場,奪冠賠率就擴大至1賠6.5。

佛加瑞斯看準時機,就在此時下注!而在湖人奪總冠軍後,他贏得了52萬美元!佛加瑞斯事後說:“我從沒覺得湖人打得有多麼差勁,NBA專欄記者和籃球博彩者把太多的精力放在那些不起眼的資料樣本上,而忽視了資料周圍更大的環境和情勢。雖然湖人賽程艱難,需要磨合,還要面對科比的缺陣等情況,可七場比賽中依然獲得5場勝利。之前我看過很多湖人比賽,很欣賞傑克遜的執教方式,始終相信湖人隊能打出好的成績。”

投注NBA年收入400萬美元的秘笈?

佛加瑞斯看過幾乎所有的NBA比賽,無論是直播還是錄播,對每支球隊都有一個概念。他雇傭一些助手,將每個球員在每場比賽中的進攻、防守陣型繪製成圖。他關注NBA球員的twitter,仔細查看每一條內容,試圖找出關聯資訊:某球員說會去某個夜總會,那這個球員的心思很可能根本不在球場上,等等。他還十分關注球隊教練在新聞發佈會上的措辭,比如,球隊將會為球迷們呈現一場精彩絕倫的比賽,那麼有可能就是暗示,球隊會加快比賽節奏;教練說希望隊伍學習防守,那可能表明他希望放慢比賽的節奏。

除此之外,佛加瑞斯還會進一步研究相關模式。長期觀察後發現,比如賽季末,他注意到有些隊比賽比分都會超出下注的總分數,而且這往往發生在沒有奪冠機會的球隊上;當對手沒有奪冠機會時,兩支球隊的球員很可能防守鬆懈,比賽“大開大合”;有些球員即將成為自由球員,因此他所做的每件事都是為了提高自己的統計資料,努力進攻,製造各種機會增加得分和助攻,盡可能提高自己的價值,等等。佛加瑞斯會將這些細節資訊組合起來,從中提煉出有價值的作為投注的參考。

在聯盟中一般人看不到的陰影中,隱藏著莊家和讓分專家(譯注:專門研究體育賽事,並進行下注的人)這些真正靠籃球智慧吃飯的人,他們對比賽的理解往往和那些在聚光燈下手舞足蹈的磚家們有所不同。

Haralabos Voulgaris就是其中的一員。他的生活就是和莊家們鬥智鬥勇,而事實上,他靠這個過上了很不錯的日子。作為一個把絕大部分收入都押在NBA上的賭徒中的少數派,他靠著用自己的投注買讓分(譯注:Move the line – 在投注讓分盤時, 客人自願犧牲派彩率來換取多半分(對自己有利)的讓分。)打響了名號,有時候一場比賽他能淨賺8萬美刀。他雇了一些人組建了資訊網,打造了統計資料庫,他建立的比賽預測模型甚至遠遠超越了NBA球隊自己用的。他從事這個行業已經15年了,期間只中斷過一小段時間——幾年前他曾離開DU球業試圖在NBA球隊謀個職位。 Voulgaris 深諳NBA的比賽,但他從不聲張。在季後賽打響的前夜,他接受了我的採訪,他說他絕對不會告訴我他在那些球隊身上下注了但他還是談了很多關於籃球,關於DU球,關於生活的看法。

Voulgaris 在很小的年紀就見識了DB的壞處,他的父親就是個賭棍,在他成長過程中很多快樂回憶的場景都是跑馬場。 “我的爸爸對他自己的生活不斷下注”Voulgaris同我分享他的童年,“我想這比直接說他自甘墮落要好聽些。”

我對此也感同身受,我自己父親也是個自甘墮落的賭棍,我的童年也是在在跑馬場度過的。9歲那年,我爹教給我的第一項技能居然是學會閱讀《每日賽馬》(譯注:Daily Racing Form,1894年創刊,美國最古老的賽馬資訊報紙之一)。Voulgaris的爹也在賽馬場邊對他進行“教育”,“我從我父親那兒學了不少東西,但大部分東西都是廢柴。”

“我懂得了只有手握優勢才有可能勝利,我還懂得了要控制自己的情緒保持理智思考,不然再大的優勢都不會持久。” Voulgaris 頓了頓,“我更懂得了在生活中有時候你不得不主動承擔起風險,因為守株待兔坐等永遠不會降臨的完美機會才是最險的賭局。”

這最後一點是Voulgaris真正銘記於心的一課。高中畢業後,他在曼尼巴托大學(譯注:University of Manitoba,加拿大西部地區最古老的大學,也是馬尼托巴省最大的大學)主修了哲學。而同時開始在機場經營自己的搬運公司,兩年後,他湊夠了7萬刀。

這就是年輕的Voulgaris:他所有的就是7萬美元和一個哲學文憑,但,他還手握一個機會。

這個機會就是莊家為2000年湖人奪冠開出了6.5:1的盤口。在因聯盟停擺縮水的上賽季,湖人在季後賽第二輪被馬刺幹掉了。但Voulgaris希望他們這個賽季能奪冠,他認為這個賠率給高了(譯注:overlay,預測投注的賠率對客人有利, 對莊家不利。),因此他幹了所有人都會做的事,把全部身家投在這6.5:1的賭局上了,是一夜暴富還是傾家蕩產要6個月後才見分曉。在等待了半年之後,在無數個靠康師傅填飽肚子的日日夜夜之後,在日復一日搬運行李的日子後,在西決搶七第四節湖人落後17分驚天逆轉開拓者後,湖人奪得了總冠軍,而Voulgaris口袋裡多了50萬。

從此,Voulgaris和他的搬運工事業分手,開始投身DU球業,一場比一場賭的大。但他的觸角基本從不超出NBA範圍,這不是因為這是最容易賭的比賽,相反,他對“twoplustwo’s Pokercast”(譯注:一家很大的撲克網站)說:“籃球是最難以DU球的運動,很難對比賽進行模擬,這就是只有很少的人能在NBADU球屆中成功的原因,這也是為什麼我能壟斷這個行業的原因。”當然,他也表達了對籃球這個運動本身深深的喜愛之情。“在籃球中,球員個人的表現往往更加突出,最好的運動員都是打籃球的。”當我問他作為一個籃球愛好者的想法時他告訴我,“我真的很愛NBA。我熱愛這項運動,我熱愛這項運動場上場下的八卦,我熱愛這些球員。我去現場看過一些比賽,我喜歡坐在場邊,這是唯一一個能讓球迷如此接近比賽的運動。”

對於Voulgaris,他從比賽中比我們其他人看到了更多東西。當我們還在為自己喜歡的球隊下注,或者我們中的賭徒在賭比分的時候, Voulgaris往往在”總分高低”上下注了(譯注:指的是Over-under,大/小盤(高/低分) –一個可以對於兩支隊伍在比賽中得分/進球的總和進行竟猜的機會。 可以任意挑選買大或者小於開出的分數/球數),這體現了他對比賽事無巨細的與生俱的來興趣。他幾乎場場不落,甚至包括常規賽每週的每個夜晚。

“我愛’總分高低’的玩法”他對Pokercast (譯注:一個DB主題電視臺)說。“我在看比賽時候,喜歡即時計算我的盤口是否緊跟總分。如果你要真正瞭解哪個球員在進攻段更犀利,在防守更可靠或者誰既能攻又善守都很棒,那麼沒有比在看比賽時對比賽總分高低下注更好的辦法了。”

但這也是要有投資的。“這比任何一種玩法都讓人神經緊繃。我剛開始DU球的時候總是關小電視的聲音打開節拍器。”他告訴我,“常規賽對我來說感覺就像是磨刀的過程。很多年多來我一年只休假一個月,因為常規賽是無比重要的的準備過程。”

磨刀不誤砍柴工,這個過程正是Voulgaris的致富秘笈。他依靠即時不斷更新的海量資料建立比賽預測模型,這就要求他看很多很多NBA比賽。“我之所以成功,只是因為我把別人喝咖啡的時間都用來看比賽了,”他對Pockercast說。“我一個賽季要看大約400場比賽,85-90%的比賽我至少會看一到兩節,有時我仔細觀察每一個防守回合和進攻回合有時我僅僅看一下雙方陣容和對位元情況。”

我還和Voulgaris聊了我作為一個賭徒時的經歷,我每次DU球都能難全身心投入到欣賞精彩的比賽中,因為和我的賭注比起來,比賽的結果,激烈的對抗和跌宕起伏的過程都不那麼重要了。而他的感覺恰恰相反。“我對比賽有著我認為十分精確的理解的原因之一就是,當我在比賽中投注我才會看比賽逼自己從中學到多得多的東西。”他說,“我經常在中午到下午3點之間我看前一天的比賽,如果我已經在這場比賽中獲利了的話,我發現這時候我的思想就會不集中,也不會記住那麼多資訊。”

然而,這種單調乏味的觀賽心態也不是一成不變的。和季後賽相比,常規賽對於 Voulgaris就是磨刀,但他很少對季後賽的單場比賽下注,他只對整個系列賽的盤口感興趣。我問他,這種情況下他是不是會更多的關注球員的表現而放在比賽結果上的心思會少一些。他說“我愛季後賽,因為就算我沒有下注,各隊身上的籌碼也會越累越高,比賽也會越來越令人興奮。”

如此看來,有一點是確定的,每場比賽對Voulgaris來說都是一次學習的機會,他更是會把學習的機會發展成賺錢的機會。“我看比賽的時候其實和普通球迷不一樣,我看到的更多是球場背後的看不見的規律。我確信我對無球的細節(特別是防守方面)的關注遠遠多於那些把看球當作休閒的球迷。隨之,我很早就意識到我更應該嘗試去預測的是某一場比賽中教練會如何佈置比賽,而不是去臆測他應該或者能夠如何佈置戰術。”

他指出,這兩者之間的區別就是關鍵所在。“很多次,我感覺某個球隊從陣容上看能贏,因為他們有內線優勢外線優勢啦啦隊優勢等等的,但比賽往往背道而馳。後來我開始懂了,當我把思路放在這支球隊在比賽中可能會如何行動而不是思索他們應該怎樣的時候,我就走上了開滿勝利之花的大路。”而這,也正是建立比賽預測模型的基石。

我還問了Voulgaris一些關於他在twoplustow論壇上過的話:“賽果預測資料庫的作用被極度誇大了,在預測比賽的過程中,人們常常誤解了我在資料庫上下的功夫,而我此前從沒糾正過他們。不錯,你的確需要大量資料,但這些資料是用來説明你通過嚴格的回歸和合理的假設建立模型的。”Voulgaris解釋了賽果預測資料庫和預測模型之間的差別,正是這些差別讓NBADU球者分成兩個等級,一級是Voulgaris,另一級則是其他人。“我想很多人都有自己的資料庫,他們做的僅僅是“陣容係數×比賽勝負係數×背靠背差異係數”,他們搜集一切和這些資訊有關的資料,但這些資訊大多是無用有用的。”

Voulgaris做的可就不同了。他基於自己資料庫中的資料利用自己建立的‘給定陣容下球隊的行為預測模型’類比比賽結果。他的模型和資料庫都是無價之寶,他花了上百萬美元和無數的日日夜夜去完善發展它們,甚至比大部分NBA球隊在比賽分析上的投入都要大,而他的投資換回了更大的利益。

他的成功吸引了一些NBA管理層的人員低聲下氣得來找他尋求建議,他開始給一些與球隊簽了合同的傢伙做諮詢。他告訴Pokercast 說“對他們來說我就是資訊來源,而他們更是想要我的資訊來源。長期雇用我是個賠錢的買賣,他們想的只是‘我們要儘快從這傢伙口裡套出我們要的’。”而這一切都是秘密進行的,因為DU球在NBA仍然是敏感地帶,一個像Voulgaris這樣的賭徒對於NBA苦心經營的純粹而健康的形象是極具腐蝕效果的。而瞭解行情的消息人士告訴他,如果他放棄DU球,那麼他離自己一生的夢想其實並不遙遠——做一名NBA球隊總經理。

想像一個年紀更大但更精明的Haralabos Voulgaris吧:他擁有百萬美刀,強大無價的分析工具和一流的頭腦。噢,對了,現在這個機會又在他的手中。

當他發現這個足以誘惑他離開DB,而又遠比在機場開搬運公司賺錢的機會時,他又做了一個智商正常的人都會做的決定。他退隱賭界,放棄了潛在的數百萬,和NBA球隊簽下了顧問合同,開始經常和球隊開會,那一兩年他看上去找到自己夢寐以求的工作,儘管為此他損失了部分DU球的收入。

不過,他和這份工作的緣分也就到此為止了。“我成年後所有的生活中的角色都是一個賭徒,現在,我開始想他了。”在離開賭界兩年後,本賽季他回歸了。他和NBA管理層工作的經驗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NBA的行政工作就是一張由退役球員,教練和那些背後有著層層關係的“努力工作”的人組成的大網(譯者吐槽:這一點上領先NBA多年了……)。NBA管理層的用人原則和任人唯賢完全不相干,他們更看中的是你認識哪些人,而不是你到底懂不懂籃球(譯者吐槽:難道這就是伊賽亞湯瑪斯長期判據紐約的原因……)。這對很有想法而又缺少耐心的自信的Voulgaris來說可不是好事兒,他很難融入這些管理層,很難讓別人留意到自己的聲音。對於籃球事務主觀來說,他的建議僅僅就是一個建議而已,他們並不真的感興趣。這份工作的水就是這麼深。

這和職業DU球者的世界相去甚遠。“在這兒,一切都這麼簡單,你可以因為你的正確判斷,日復一日周複一周得獲得回報,盈利還是虧損是評分的唯一標準,當我把錢押在我的一個想法上時總能夠獲得對錯分明的回饋,我真的很懷念這種感覺。當你把你的錢都押在自己的判斷上的時候,你就不會整天異想天開了。”

“在生活中,我發現人們很難坦誠面對自己的錯誤,很難啟齒‘我就是那個犯錯的傢伙’。但當你因為錯誤損失了實實在在的銀子的時候,你就不會還那麼嘴硬了。在DU球上,我常常經過深思熟慮得出一些自認為可行結果卻證明只會讓我虧錢的理論或者方法,那我就承認這些理論就是絕對錯了,就這麼簡單。”

正如Voulgaris說的那樣,“最好的球隊總是善於調整,而差一些的球隊總是差點火候。”無論生活中還是籃球中都是這樣。他也承認運氣在NBA的成功中也是很關鍵的因素(比如當年西雅圖手握二號簽而不是狀元簽,但正因此挑來了杜蘭特而不是奧登)。但也同生活一樣,你還需要做出一些正確的決定確保充分利用這些運氣賜予你的機會。“比如騎士,他們很幸運得摘到了勒布朗但他們還是沒能奪冠,”他指出。“有些球隊在戰術策略的變化上總是領先一步,這些真正的好球隊和不那麼好的球隊之間往往就是差這麼一點。”

在Voulgaris眼裡,對各種變化的調整是教練的任務。“教練在NBA中絕對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Voulgaris 以錫伯杜為例,說。“他的防守體系,特別是高位掩護打法的破解,給某些球隊帶來了不小的麻煩。但善於調整的球隊比那些一條路走到黑的球隊要好過的多。”

我不清楚NBA中教練是不是真的如他所說對比賽有那麼大的影響力。我提醒 Voulgaris,德安東尼對自己工作的評價就是在比賽中相信球員能力,我還提到了黃蜂與湖人的系列賽第一場中的一幕,暫停時CP3站在邊線佈置戰術告訴每個人他們該幹什麼。Voulgaris 認為這和他的說法並不矛盾,“人們常常忽略了場上執教和場下戰術訓練以及賽前準備的區別。就算哪個教練在比賽中把控制權全部交給場上球員或者王牌控衛,他也還是會做好球隊訓練編好戰術手冊的。”

同樣,教練糟糕的個人喜好對比賽而言和一個糟糕的教練一樣坑爹。“現在的NBA是高位掩護和三分球的天下,但還是有拉裡布朗這樣象對待毒藥一樣對三分球敬而遠之的教練。聯盟總最好的球隊總是那些有著強大三分能力同時又能守住自己三分線的球隊。”

Voulgaris可能對拉裡布朗的戰術不屑一顧,但對他的魄力還是欽佩有加的。在Voulgaris多次已經被驗證的總冠軍預測背後,還有他在一定基礎上對與那些一般常識相反的逆向思維的喜愛。在他看來,那些常識往往有著很大的風險,而這就是阻礙你進行成功的策略調整的絆腳石。“我認為很多教練做的決定都是從如何保住自己的飯碗出發的。”他解釋道,他們總想找到一種最優方案,在這種策略下即能保證較大的贏面,又能給失敗留足後路。他們寧願少贏幾場比賽,也要在保證在輸掉比賽的時候不至於摔得太慘。

“簡單的說,大多數人喜歡隨大流。NFL中著名的愛國者場對陣印第安那小馬時在第四檔進攻時採用的DB式打法(譯注:第四檔進攻,美式橄欖中一個球隊一輪有四檔進攻機會……具體的摸這兒看吧,我也不懂,暫且理解為比賽快結束落後兩分時讓姚明去投三分絕殺這類),恰好可以用來說明這一點。愛國者在比賽中的戰術無論從統計資料還是策略上看都是完全正確的,但他們還是在這一次賭輸了,進而被媒體全面否定。很少有教練敢於承擔風險賭這麼大一把最後賭輸了還能保住工作,所以大多教練選擇對飯碗更安全的中庸或者保守的戰術。”

Voulgaris卻有著承擔這種風險的底氣。更多時候,他的高風險換來的都是高回報,當然有時候他也會落入方差的左半邊(譯注: the victim of variance,根據方差的定義,這裡指的是比平均值低的那一方也就是輸錢的那一方,一般在左邊軸上左邊的數字是低於平均值的,為了簡潔就寫成了方差左半邊)。在variance賴以成名的撲克界,如果他不慎成了輸錢的那一方大家都會將其歸結為RP不足。而在DU球上遠沒有這麼簡單,當他輸的時候,多半是因為有人做了什麼不合常規的事情,改變了自己的打法並且適應了對手的打法從而讓模型失效。“奧蘭多打敗克利夫蘭挺進總決賽的那年,我當時相當肯定向于認為騎士能贏得這場系列賽,並且下了一些注。後來我雖然輸了,但我還是很欣賞奧蘭多教練的精彩戰術。賭輸當然很噁心,但這不妨礙我對季後賽一如既往的熱愛。”

DU球和撲克之間有著很大區別。對Voulgaris這樣深諳球賽之道,在預測球隊行為而不是給球隊支招方面下的功夫比誰都多的人來說,就連犯錯都是讓別人驚奇的事。而他的錯誤往往代價不菲,但他並不會象在牌桌上一樣氣得抓狂。一方面,他自知對於比賽對於變化的戰術還有很多要學習的,而失敗給他提供了很多新的資訊。作為一個賭徒,他一直在保持進步。另一方面,這可是NBA,世界上最具娛樂性的體育聯盟。至少你知道如果連Voulgaris都賭輸了,那麼這場比賽一定有人做出了什麼逆天的舉動。作為一個球迷,他一直樂在其中。

太陽城(Sun Game)
188金寶博 - 亞洲最佳體育滾球首選平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