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188金寶博 - 頂尖體育平臺提供最佳賠率 鴻運國際娛樂城

澳門博彩行業的中的“魔術師”(一)

澳門博彩業早已聞名天下,早在2006年,澳門博彩業收入就已超過65億美元,一舉超過拉斯維加斯,而最新資料顯示,2010年澳門博彩業收入竟已超過235億美元,達到拉斯維加斯的4倍。

真人娛樂場獎金高達8888元!

曹一方:誰賺走了賭徒的錢?深度探秘澳門博彩業

2010年7月,一家名為“亞洲娛樂”的澳門博彩代理公司,強勢登陸美國納斯達克股票市場,此後,在同年10月28日認股權證贖回之後的短短5天,其股價從5美元多飆升至超過10美元,成為資本市場一匹搶眼黑馬。

事實上,澳門博彩業早已名動天下,早在2006年,澳門博彩業收入就已超過65億美元,一舉超過拉斯維加斯,而最新資料顯示,2010年澳門博彩業收入竟已超過235億美元,達到拉斯維加斯的4倍!

然而,何謂博彩代理公司?它們在澳門博彩產業鏈上究竟扮演著怎樣的角色?

一直以來,因為行業特殊,澳門博彩代理公司一直隱秘而低調,唯獨這次為了赴美上市,亞洲娛樂勇敢一躍,打破行業潛規則,對外披露圈內運作機制。

2011年1月,記者親赴澳門,72小時直擊“亞洲娛樂”。或許,近距離觀察這匹黑馬,就能蕩清迷霧,洞悉澳門博彩業的內在機制,摸清整條澳門博彩產業鏈,從而找到澳門奇跡的內在答案。

兩種籌碼

2011年1月4日傍晚時分,澳門南灣湖畔,友誼大馬路。四面林立的博彩酒店在夜幕的掩映下,閃耀著絢麗而魅惑的光彩。此時潮濕海風夾雜著某種奇特的香味吹在臉上,更讓人產生一種莫名的興奮與激動——這確實是一塊充滿奇跡的土地,任誰都想在這裡揮金如土,任誰都想在這裡豪情一搏。

採訪地點定在星際娛樂酒店。記者拾階而上,第二層就是博彩大廳,只見大廳內星羅棋佈地擺設著老虎機、角子機和各種紙牌賭桌,整個場子早已熙熙攘攘,賭桌四周圍滿了全神貫注、神情各異的賭客。這種博彩大廳被業內稱為“中場”,來這裡玩的賭客一般是萬元至10萬元級別。在澳門,中場雖然人氣爆滿,但其僅為博彩業的總收入貢獻了約30%份額。那麼另外約70%的份額來自什麼地方?

繼續往上,博彩大廳的樓上分佈著諸如“廣東客”、“撲克王”等包房式的小賭場,這就是非請勿入的“賭廳”。這些賭廳無不裝修奢華、佈局私密,裡面只玩一種紙牌賭博遊戲——百家樂,玩家至少是百萬元級別,有大玩家甚至帶著上億元的賭資。

相較博彩大廳的喧嘩,這裡氣氛極為嚴肅而凝重。荷官一律面無表情,發牌的手如同機械一般,而賭客們無一不是神經緊繃。其實就是簡單的翻開牌比運氣的遊戲,全然忘我的賭客們卻喜歡把本來平整的撲克牌慢慢地卷開,讓撲克點數一點點地露出來,仿佛這個過程可以改變那個既定的輸贏結果。

在澳門的6家博彩公司(酒店),這樣的貴賓廳共有100多家,裡面揮金如土的大佬級賭客們,撐起了澳門博彩業70%的收入,可謂澳門博彩業的核心。

與拉斯維加斯相同的是,澳門博彩酒店裡的中場都是由酒店來管理。而對於所涉資金規模更大的賭廳,在拉斯維加斯是酒店直接面對賭客,在澳門則是交給博彩代理公司來協助經營。“亞洲娛樂”無疑是其中的佼佼者。

終於上到星際酒店12層,“友權”賭廳裡,見到記者,亞洲娛樂公司董事長林文寶、CEO梁碩鴻和COO黃漢權一起站起身來,頗有禮節地緊了緊領帶,用一口廣東普通話與記者寒暄。

還未等記者坐定提問,梁碩鴻就提出一定要首先向記者解釋清楚一個重要的賭界術語——轉碼。隨即,梁走到賭桌旁,拿起兩種外形截然不同的籌碼向記者展示:一種比硬幣略大的圓形籌碼,被稱為“現金碼”;一種巴掌大的長方形籌碼,被稱為“泥碼”。

梁碩鴻巧妙地打了一個比喻:現金碼是博彩公司發行,相當於美元;而泥碼由博彩公司發行給各博彩代理公司使用,相當於其他各國貨幣。博彩公司管理的中場接受現金碼押注,而在博彩代理公司協助經營的貴賓廳裡,必須先用現金碼等值兌換成泥碼,再用泥碼押注。

正在記者與梁碩鴻攀談之時,旁邊賭桌上一位20多歲的女子,僅僅一手牌就輸掉了面值5萬元的泥碼。她鬱悶地站起身來,皺了皺眉,撓了撓頭,似乎覺得這張賭桌手風不順,便捧起一堆籌碼轉向另一張賭桌一試手氣。

在貴賓廳裡,兩種籌碼的運作機制是:賭客們只能用泥碼押注,輸的是泥碼,但贏回的卻是現金碼。最終不管輸贏,泥碼將越來越少,賭客們若要繼續玩下去,就必須用贏回來的現金碼去帳房兌換泥碼。用現金碼換泥碼,就是業內所說的“轉碼”。

記者疑惑,一會兒換過去,一會兒換回來,澳門特有的轉碼制度不是很麻煩嗎?

事實上,在拉斯維加斯,賭客們大都喜歡用現金在賭桌上直接向荷官換現金碼,賭場也省去了增加一套籌碼的成本,雙方都省事多了。但這種省事,將帶來難以避免的致命缺陷。

不管是拉斯維加斯還是澳門,家財萬貫的高端賭客不會像賭片裡那樣,提著幾箱現金不遠千里地來到賭場。通常的規則是,賭客在賭場方面獲取一定的信用額度,賭完之後再按輸贏多少結算。

在拉斯維加斯,博彩酒店直接面對賭客,壞賬風險全都集中在博彩酒店身上,金融危機一來,博彩酒店便面臨極大的財務壓力。而在澳門,博彩酒店通過賭廳的移交,將壞賬風險分攤到各個博彩代理公司身上,極大地降低了風險。

20多年前,澳門的博彩公司曾經一度嘗試推行拉斯維加斯的模式,直接面對高端客戶,賺取更大的利潤。然而很快發現,自己根本無法招架來來往往的賭客,以致壞賬激增。最終還是請回了博彩代理公司。

這就是博彩代理公司存在的意義。所以,在澳門一家博彩酒店內通常有多家賭廳,分別由不同的博彩代理公司經營,不同博彩代理公司發行不同的泥碼,賭客們的每一次轉碼,意味著經營賭廳的博彩代理公司與所在博彩酒店完成了一次結算。實際上,泥碼的一個重要功能就是這些博彩代理公司分別與博彩酒店結算的財務憑證。

那麼,博彩代理公司究竟如何把酒店、中場、賭廳和賭客們串聯起來,並將這一鏈條運轉得嚴絲合縫、有條不紊?

輸還是贏?

第二天,亞洲娛樂董事長林文寶就帶著記者,光顧了亞洲娛樂在星際、美高梅和威尼斯人酒店擁有的3大賭廳。

儘管泥碼只不過是一塊標有金額的塑膠牌,但它如同一針麻醉劑,在感官上讓賭客們覺得,輸掉5萬泥碼遠比輸掉5萬現金好受得多,進而讓賭客們的出手更為大氣。這就如同人們用銀行卡消費越發不心疼錢。於是在澳門,100多家賭廳仿佛100多部吸金機器,每時每刻都在吸進不計其數的金錢,源源不斷地流向澳博、永利、金沙和星際等6家博彩酒店公司和50多家博彩代理公司。

而亞洲娛樂旗下3大賭廳,每月轉碼已經突破100億元港幣。在這令人咂舌的轉碼資金量的背後,博彩代理公司與博彩酒店之間,究竟有著怎樣的利益關係?

一邊“逛”賭廳,林文寶一邊告訴記者:代理公司和酒店之間,有兩種利益分配機制,一是盈虧分成,二是固定傭金。

2007年以前,通行的是盈虧分成機制,即代理公司和酒店共同承擔賭桌上的輸贏結果。若賭客輸錢,那麼雙方就一起賺錢;若賭客贏錢,那麼雙方就一起虧損。

其實,開賭場是統計學,到賭場是試運氣。鮮為人知的是,按照24個月的有效時間段統計,賭客玩百家樂的盈利保持在3%。可是,再牛逼的賭客也不可能24個月不停歇地陪著賭場玩下去,賭客們憑藉的,只是兩個字——運氣。這就保證了從長期來看,分成機制有利可圖。

但是,運氣這個東西誰也說不準。在分成機制下,如果突然殺來一個大玩家,博彩代理公司的神經就會立刻緊張起來。

林文寶笑說有一次,亞洲娛樂接到一個1500萬元的大賭客。這邊的賭桌上,大賭客砸下重金、豪爽下注,那邊的辦公室裡,他早已心急如焚,不停地要求手下時刻電話通報賭桌上的輸贏情況,生怕這個賭客重金押寶,萬一運氣一來贏了錢,自己可就虧大了。

一邊邀請賭客們來一試身手,一邊暗自希望他們輸錢,在分成機制下,博彩代理公司這種心理雖然出於商業利益,但也實在過於陰暗。

直到2007年,新濠天地與威尼斯人兩座博彩酒店相繼開張,帶來一種全新利益分配機制——固定傭金。即,不管輸贏只要轉碼,博彩代理公司就可以獲得1.25%的傭金。

這樣一來,博彩代理公司不但可以擺脫此前的陰暗心理,更能接待資金規模更大的賭客。正是借著這一行業新趨勢,林文寶率領亞洲娛樂將目標客戶群,從中低端賭客戰略轉移到中高端賭客。果不其然,2008年金融危機一來,中低端賭客數量急劇下滑,而中高端賭客並未受到太大影響,亞洲娛樂的業績穩中有升。

目前,亞洲娛樂與星際和威尼斯人採用1.25%的傭金機制,占到公司總收入的85%,保證了上市公司業績穩定;而與美高梅採用43%的分成機制,可以在很多時候與賭客們博一博輸贏。

雖然分成機制的利潤略高於傭金機制,但對於亞洲娛樂這樣的上市公司,更願意選擇收入穩定的傭金機制,林文寶打趣說:“你不可能告訴投資者,這個月運氣不好賭輸了,不好意思。”

不過業績雖然穩定,博彩代理公司的核心競爭力,還是吸引賭客的能力。上市之後,林文寶收到很多博彩酒店經營賭廳的邀請。在博彩酒店眼裡,哪家代理公司來經營賭廳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誰帶來的賭客最多,產生的轉碼數量最高。

此時記者又產生另一個疑問,亞洲娛樂究竟通過怎樣的方式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賭客們?

太陽城(Sun Game)
188金寶博 - 投注歐洲杯贏九天八夜迪拜豪華遊

熱門文章

    188金寶博 - 高賠率新玩法 百家樂連串過關